今天為大家重磅推出的是中央財經大學M6米乐APP研究院院長安秀梅的視頻。

 

【簡介】安秀梅:產城融合中PPP模式的應用實踐

 

PPP模式依然是產城融合的最佳選擇,在這個過程中應該注重四合(合宜、合規、合法、合程序)、兩融(產和城的融合、社會資本和公共資本的融合),同時要抓住基礎設施服務、公共設施建設、產業發展服務、運營服務於維護、土地整改投資這幾個核心,為雲南產城融合發展拓寬思路。

 

(本視頻耗時大約47分鍾,強烈建議您打開WIFI觀看。如果您是土豪,請忽略此條建議。如果您不方便看視頻,小編也貼心地準備了文字實錄,供您閱讀。)

 

 

發言全文: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安秀梅,今天非常榮幸能夠來到美麗的雲南,來到昆明,來做這個產城融合的論壇,應該說中國PPP投資論壇是中央財經大學M6米乐APP研究院的品牌項目,本次我們第一次來到了雲南,主要是基於這麽幾個方麵的考慮:

 

第一,雲南是我們國家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社會各個方麵發展非常快,非常好,非常均衡的省份之一,從最近的數據看,經濟體量的增長都快於全國的平均水平,所以這麽一個好的經濟、社會基礎的省份,一定是我們M6米乐APP研究院,PPP發展論壇重點關注的領域。

 

第二,在看到雲南經濟社會發展取得成績的同時,我們也關注到了雲南在發展中的一些短板,比如說剛才劉主任提到的城鎮化水平、產業化水平還比較低,在這個城鎮化和產業化發展過程中,可能確實存在著很多的問題,比如說怎麽樣解決投融資的問題,解決金融體係資本配置的問題,促成政府與社會資本有效合作的問題,當然了除了這一點之外,我們還是牢記習總書記在考察雲南的時候,他的教誨,我借這個場合也想念一念這段話,特別的令人振奮和鼓舞。總書記在考察雲南時是這麽給我們定位的——

 

“希望雲南主動服務和融入國家發展戰略,闖出一條跨越式發展的路子來,努力成為民族團結進步示範區、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麵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譜寫好中國夢的雲南篇章。”

 

我覺得書記對各級政府,特別是基層政府,各企業的領導來講,這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另外我也關注到了2018年雲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到了在過去的一年中,突出產業支撐,啟動特色小鎮建設是雲南省重點工作之一,在今後5年要突出8個方麵的重點任務,其中就包括了城鄉融合發展,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和城鎮化,雲南將以人的城鎮化為核心,優化城鎮化布局和形態,提高城市群質量,推進特色小鎮建設,加快形成以滇中城市群為中心,以中心城市次中心城市,縣城和特色小鎮為依托,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

 

基於總書記的囑托和雲南發展的重點,中國PPP投資論壇今天以產城融合作為主題走進雲南,跟雲南的各級領導和企業界的朋友共同來探討雲南怎麽樣更好的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本的合作,怎麽樣探討一條適合雲南當地特色的產城融合之路,更好的推動雲南的經濟社會發展和進步。這是我們論壇舉辦的一個初衷。今天我特別榮幸的看到了來了很多政府的領導和企業界的朋友,我知道PPP項目的落地,必須依賴於地方政府和企業的共同努力,所以這一點我覺得看到今天這麽強大的陣容,我覺得論壇的選題選對了,希望今天下午的論壇能夠聚集智慧,真的能頭腦風暴,針對與雲南的產城融合,看看專家們的意見。

 

今天想給各位領導匯報的題目是產城融合中PPP模式的應用和實踐。這個題目對我來講並不是非常的好,因為這個過程一個在中國的實踐有點短,理論研究甚至落實,所以讓我感覺到有點慚愧的方麵,另外,產城融合以及PPP模式在各地的實踐還要認真的總結,所以今天來向各位領導,各位企業家的朋友們請教的過程,在這個裏麵如果講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普遍指正。我想從四個方麵談一談我對產城融合和PPP模式應用的基本認識。

 

第一,我認為產城融合關鍵在於產和城的融,更是人的融。

 

第二,產城融合的適用性。為什麽PPP這種模式在當下,在新時代,在新時期有它特別的針對性。

 

第三,產城融合中PPP模式的一些成功的案例,我們從這些政府主導型,企業主導型的案例裏總結出什麽。這些實踐對我們雲南有沒有借鑒的價值。

 

第四,產城融合PPP模式應用的前景。

 

應該說在咱們國家園區的建設曆史比較早,從上個世紀70年代的工業區到後來發展的比如說雄安新區,工業區從原來的1.0進入到了4.0的時代,以前在發展過程中,因為經營理念,包括建設應用的過程中,片麵的強調了某一個方麵,所以出現了有產無城,有城無產,甚至有很多的空城,所以資源的配置低,現在提出了產城融合的概念,在目前經濟轉型的背景下,在新型城鎮化和工業化發展的過程中提出了新模式,我國對這個概念的理解是這樣的,產城融合是指產業和城市融合發展,以城市為基礎,承載產業空間和發展產業經濟,以產業為保障,驅動城市更新和完善服務配套設施,進一步提升土地價值,以達到產業、城市、人口之間互為依托,互動促進,高效優質的發展模式。在這個發展模式裏,核心的內涵就是功能負荷,配套完善,目標在於實現產業和城市的功能融合,空間整合。

 

目前經濟發展中,啟動了各個方麵的戰略,包括“一帶一路”的戰略,包括新型城鎮化的戰略,包括美麗鄉村的戰略,都有各自宏大的目標,在我看來產城融合推動的以都市圈為核心是中國經濟的動力,巨大提升城市發展的空間,是一個核心的載體,是一個關鍵的抓手。

 

那麽,為什麽說產城融合是這麽好的模式,因為在這個模式裏,產業的發展能夠促生各類城市功能的需求,帶動城市功能的提升,同時城市功能的完善將有效的聚集產業發展所需的人才,推助產業的創新和升級。因此,產城融合的過程是政府、建設運營商、企業和居民的共同訴求,在這個過程裏,每一方價值都達到了比較高的程度,實現了各方價值的最大化。

 

總結一下產城融合的模式,根據發展類型和原則分為三種模式:一種就是新城市的產城融合,這種模式推行以功能配套至上,人本主義,科學規劃,實現產城融合化。對於老城區的產城融合,對老城區的改造,實現老城區服務業的現代化,在雙輪驅動下實現老城區產業和城市的融合發展,對於農村的城鎮化講,我們堅持服務農村小城鎮建設,服務於新農村建設,服務於農村、農業的現代化建設,從現代農業抓手,從現代農業分離出來的大量人口聚集小城鎮,實現就近就業最終形成人的遷移和物的發展城鎮和產業的融合發展模式。

 

我們回想三個模式,我認為跟我們是非常好的前景的,如何通過好的體製和機製的建設,好的資源配置來實現融合的模式來推動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不論是產業也好,城市的發展也好,城鎮化也好,以產促城以城帶產關鍵是人的融合。

 

為什麽PPP在這個裏是有針對性的?我們知道PPP模式是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這種模式在一段時間裏,有人看成是一種融資的模式,我們認為在中國當下推動PPP模式首先是國家治理理念巨大的調整和改變,我們知道在中國我基礎設施和公共事業發展中,在原來傳統的,我們以為隻有政府的力量在推動和提供的領域裏,現在是引進了社會資本,政府和社會資本之間是契約的關係,是合作的關係,是利益的共同體,更是命運的共同體,實現風險共擔,利益共享。PPP模式相對於其他的模式來講,更加適合於那些有政府富有提供責任,同時投資規模大,建設周期長,適於市場化運作的模式。這個模式在西方國家,包括一些發展中國家都得到了非常好的實踐,其實我們國家中從上個世紀70年代BOP模式也是PPP早期的形式,從目前看,也派生出了很多的模式。

 

在產城融合中,產城融合和PPP全生命周期的融合。長期性以保障戰略落地,運營性以保障建設效果,規模大以保障一張藍圖繪到底。他們在高度契合的。所以我們看到在產城融合中,一些市政工程,一些新興的城鎮化建設,投資的規模很大,需求又長期穩定,這樣調整機製比較靈活,市場化的程度比較高,這樣的一些基礎設施,這樣的公共服務,這樣的公用事業非常適合PPP的模式。

 

基於這樣的特點,我們更加深刻的體會到2017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改革的若幹意見,鼓勵PPP模式進行開發區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建設,鼓勵在現有的開發區中投資建設,探索合作園區發展模式。

 

所以從兩者共同的精髓看,產城融合中運用PPP模式,無論是從資金、管理、運營、技術、人才、基礎設施、公共服務方麵他們能夠達到高度的融合。(圖)產城融合中的PPP模式在我們國家得到了有效的實踐,我覺得這裏邊想重點和大家交流的是兩種,一種是產業新城,一種是特色小鎮。之所以選這兩個模式,一個是關注到了滇中工業園區,第二個是特色小鎮適用於雲南豐富的旅遊資源,每一個像麗江、騰衝都可以建成特色小鎮,所以在這裏邊我想選取這兩個方麵的案例跟朋友們做一個交流,這個產業新城這種模式在市場化運營機製主導下,受區域中心城市輻射,應對中心城市產生作用的良好產業基礎,產業自我升級能力和完整城市服務功能於一體的智慧、生態、安全的新城,這個概念我對它的把握不知道準確嗎,我覺得產業新城應該具備這樣的品質,產業新城在PPP製作模式下,打造產業群為靈魂,以核心城市群為依托,建設產城融合的新型城市,形成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帶,新型區域經濟發展模式,這種模式的思想是以產為魂,以產興城,以產帶城,產城共融。為什麽說是產城融合中最高級的形成?我們簡單回顧一下,國內產業園區發展的曆程,早在70年代第一個工業園區,灄口的工業園區如果是1.0的話,深圳的工業園區,蘇州工業園區以及現在的雄安新區應該說中國產業園區的發展從1.0到已經進入到了4.0的發展曆程,在不同的發展階段裏,運作模式有很大的變化。

 

在2000年以前園區的建設運作的模式基本上是政府主導,或者是完全由政府主導的,而進入了4.0之後,以雄安新區為代表的現代科技都市群的園區建設,更多采用一些新興的模式,比如說PPP模式,政府與社會資本的合作。

 

那麽,從這個產業園區的類型對比看,也確實感覺到到產業新城這個模式巨大的生命力。從產業園區功能、空間形態、園區特點、與城市發展空間的關係看,傳統園區、科技園區、主題園區以及產業新城幾個方麵的對比,我覺得產業新城有巨大的生命力,是多產業的集群,文化、創業、科技、創新、高端服務業為主的,是複合型的,發展過程中有事業發展的中心,而且是綜合性的新城,在空間上、城市功能、產業功能融合,融為一體,人才聚集的程度進一步提升。尤其是產業和城市之間的關係,我認為他們融合的程度是非常緊密的。因為園區日常聚集了大量的常住人口,很多活動聚集,多功能的綜合體驗區,本身是一個新城。

 

簡單的比較一下,政府主導型的園區建設和PPP模式園區建設他們確實體現了不同的特色,我們看政府主導的園區建設,有自己的特色,特別在中國這樣的特殊國情之下,因為依托國家戰略的支持和引導,發展會很快,開發運行從目前的情況看,曆史久,開發規模大,有一定的積澱,同時伴隨著產業培育的推進,基礎設施配套設施的建設也在逐漸的跟進。但是這種模式弊端也一樣多,因為政府主導的模式,管理,體製機製的僵化,使產業新城自身的城市建設方麵沒有後勁,同時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低下,融資渠道單一,在傳統的政府主導模式下,開發了產業新城,這些工業園區政府背負了很沉重的債務。PPP模式的特色也非常明顯,引入了社會資本,減輕了政府的負擔,市場化運作有嚴重的成本管控,清晰的商業模式,形成了產業新城可以形成可持續的發展力,同時具備了較強的產業規劃和招商能力,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引導,能夠快速的招商運行。當然這個模式從目前的實踐來看有自身的不足,比如說資金占用量大,周期長,回報率目前看不是很高,同時由於在PPP合作過程裏,各地政府由於自身財力的有限,所以對PPP項目保障的能力比較弱,因此在選擇這種模式的時候,無論是運營商項目來講還是比較謹慎的。另外,這個模式對於小規模的項目也不大適合,確實適合於那些周期長、建設規模大、運行時間也很長的項目。

 

那麽,通過這個比較看,我以為在中國新型城鎮化,新型產業化發展中,PPP模式有廣闊的前景。我們看幾個案例,第一個關於工業園區,在早幾年北京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廣告語叫“我愛北京天安門正南50公裏”,後來沒想到他們是“我愛北京天安門正南50公裏”是哪裏?就是固安縣,引進了投資者作為PPP模式的社會資本合作方,全權負責開發區內的投資、開發、建設和運營,他們簽署了排他性的協議,設立了SPI,對項目公司注入資金,進行一體化的運營,這個就是從總體的模式來看是政府引導,企業運作的模式,打造產業發展鮮明、城市功能完善、生態優美的產業。

 

固安工業園區在模式上借鑒了英國和韓國的做法,就是政企合作,特許經營,在園區內提供公共服務,這個園區早在雄安新區戰略規劃設計的前15年,可見從這一點看,我覺得他們有超前的眼光。經過這個建設16年的時間,華夏幸福在固安工業園區精耕細做,得到了政府的高度肯定,這裏邊有很多的數據,比如說對固安縣的直接貢獻率,高達68%,如果沒有他,可能沒有雄安新區現在的基礎,從產業到民生,從養老各個方麵,基礎設施的建設,真正實現了飛躍式的發展。

 

那麽,更重要的在哪裏?就是在新城建設過程裏,華夏幸福為固安引進了超過580家的企業,投資額達到了140億的規模,引進的產業全是符合國家規劃的,從國家的2025規劃看,華夏幸福引進的這些企業,生物醫藥,智能網聯汽車,文體、康養等等完全是符合國家戰略的,形成了313個產業體係,有這麽多的企業都進來了,而且很多都是大型的企業。

 

那麽這個成就我想在座的各位領導,因為大家也考察過很多的新城,工業園區的數據不講了,但是我覺得對它進行總結是重要的,固安模式有這麽幾點很重要。

 

第一,在選址上,我對華夏幸福做了調研,你們是怎麽選址的,他說我們是基於這麽幾個方麵考慮的,第一個是選在核心城市50公裏的範圍內,而且核心城市有極強的輻射能力,固安離北京天安門有50公裏,這些選擇基本上是這樣的,選在核心城市超大城市50公裏的範圍之內,這個超大城市有極強的帶動和輻射能力。

 

第二,在短期內該區域的地價、房產低,通過產業導入可以快速的提升。在北京不要說天安門一個平方米的地價和房價是多少錢,我覺得到了北五環,北六環都是5、6萬的價格,當年在固安拿地的時候,按現在的標準就是白送一樣的,綜合性開發之後,整個的地價不知翻了多少翻了,這一點對華夏幸福是非常的佩服的。

 

第三,從中長期看,該區域的產業導入可以直接帶動當地經濟的發展,這是他們選址的考慮。

 

另外,華夏幸福走在了重大國家戰略的牽頭,因為華夏幸福本身預見了兩個研究院,專門研究國家的產業規劃,專門研究城市化規劃。像固安新區在國家實施京津冀一體化15年之前,就在這個特別強調研發的能力,特別超強前瞻的眼光,為華夏幸福在選擇工業園區建設的時候,我覺得確確實實是非常獨到的。

 

第四,華夏幸福特別看重運營,他到每一個地區,如果要是決定建園區,首先做三個規劃,第一個規劃為這個地區做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第二個為這個地區做產業板塊的規劃,第三個做城市發展規劃,首先把這三個規劃做出來,而且這個規劃不是做3年,5年,是長期的規劃。它做整個的頂層設計,完了做施工圖、路線圖,然後做預決算,而且這個定下來之後,這是預算的,任何人都要在這個模式下進行運行的地而且華夏幸福在運行的定位上非常的精準,還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華夏幸福有一個4000多人的專業招商團隊。一家企業因為是民企有這麽大的招商團隊,使產業園區在開發過程中,有非常強的能力。

 

這是固安縣產業新城的模式,當然還有很多。第二個我想說一下特色小鎮,特色小鎮我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政府主導型的特色小鎮,我選了玉皇山南基金小鎮,是政府主導型的,比較優越的地理環境,搭建了5大平台,到2016年10月底的時候,這個小鎮聚集了各類企業,各類實體,也扶持了很多公司上市。但是據調研的情況看,由於這個小鎮由於是杭州人特別多,紮根建設,個別表現出了這些盲目性,另外有一些方麵政府通過“無中生有”製定好的政策,包括稅收優惠,包括資金減免來引導投資。產業自身的內省增長力看不是那麽的足,據我們調研情況看,當地注冊的企業不少,真正落地的不是很多。

 

另外,是烏鎮雅園,是一個養老的小鎮,企業主導,引進了養老的概念,當然,也有非常明顯的區域條件,在這個過程裏,他們也建了養生、養老、健康、醫療、休閑、度假,園區麵積比較大,建設得必須的宜居,就是進了這個烏鎮雅園之後不想走,特別人文。

 

從這個模式看,應該說是傳統住宅向養老地產型轉化,有清晰營利模式的建設案例,從手法上看也是按照自己的品牌實力,共同打造了一個養老品牌,依靠住宅銷售,回收投資獲利的,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這幾年小鎮在咱們國家真的是覺得有點泛小鎮化,我也簡單的總結了一下,特色小鎮在建設過程中,有成功的經驗,但是還有大部分並不是那麽的成功,在這個過程裏,可能三點很重要,第一個特色小鎮的產業升級,科技創新和消費帶動,是不是得到有效的融合,是這個小鎮是否成功的關鍵因素,在這個企業裏,政府、社會資本,運行和開發企業之間他們是不是能夠做到好的銜接,高效的互動,也成為特色小鎮能否成功運營的關鍵。但是我認為產業的聚集依然是關鍵的,特色小鎮以產立鎮,以產帶鎮,以產興鎮,我覺得特色小鎮是否真正具有內在發展活力的關鍵性的因素。

 

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文化的傳承,文化傳承是特色小鎮的靈魂,因為通過當地民俗文化,曆史遺產等等相互融合,形成了“文化+”的特色小鎮。這一點對雲南有一定的借鑒價值。

 

關於這個方麵案例特別多,一會兒如果大家在這個方麵有什麽樣的需求,我們可以接下來對接這個事情,再具體的聯係。

 

接下來,產城融合中模式有非常好的應用案例,也確實發揮了很好的作用,實現了各方的訴求,然而前幾年在推行過程裏,因為運用的時候鋪天蓋地的,特別是有些地區采用了很多的模式,我覺得規範性不行,從2018年開始進入了規範發展之路,我們看到了2018年財政部對PPP進行清倉,我清理了一些類型。

 

比如說運作不規範的,涉嫌違規舉債的,違規擔保的,信息不夠公開的,這些項目裏大部分集中在市政工程、交通運輸、城鎮開發方麵,地區看也是涉及到了雲南的一些項目。在這個過程裏,我覺得規範運行這一定是根本,然而在清理退庫裏還要看一下為什麽會出現這個原因?以及清理退庫項目後續管理如何做?在我看來,雖然在這個項目在清理,在退庫,我認為PPP模式依然是最佳的選擇,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注重的應該是哪些?第一個就是四合,就是合宜、合規、合法,合程序。同樣是PPP模式應用的底線,要做到兩個論證,特別是實施全生命周期的管理,第二個就是兩融,一個是產和城的融合,第二個是社會資本和公共資本的融合,第三個就要抓住幾個核心,基礎設施服務、公共設施建設、產業發展服務、運營服務於維護、土地整改投資,還要強調人。

 

另外,產城融合過程裏,結合國家的發展戰略,結合產業政策,我以為還要特別注重三個注重和五個資源有效的整合,三個注重一個是產城融合過程裏,要特別注重產業的選擇,提到了兩點,一個就是中國製造2025年,是未來在2025年時間發展階段裏,中國最重要的一個產業發展方麵的政策,和發展戰略相匹配,和地方相結合的政策。第二個特別注重資源的配置,包括了政策、土地、資金、人力、信息、市場等等,以人為本推動產城融合,通過生態智慧,實現持續的健康發展,怎麽樣通過合理的布局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第三個特別注重就是要特別注重創新驅動和發展質量,我們怎麽樣通過PPP模式,來實現模式的創新,資源的整合,輕重並舉。同時產城融合的過程裏,我覺得五大要素也特別的重要,一個是區域布局,這裏邊一定是要緊跟國家發展戰略,來合理科學的布局,強強聯合,資源共享,推動產城融合。第二個融資渠道的改革,剛才聽到了嘉賓提到了中國金融體係改革,我覺得確確實實是特別關鍵的因素。在PPP模式應用的過程裏,國家在推行資產證券化,怎麽樣利用金融創新來拓展融資的渠道,通過有效的改革中國的金融體係來實現產城融合過程中投融資的問題,金融和產業融合的問題。第三個就是公共服務。怎麽樣針對自身的產業特點,對潛在的就業人群提供定製化的服務。第四是人口的聚集,第五是生活的聚集。

 

產城融合我覺得是我們共同麵臨的課題,一個新課題。很多的問題、大量的問題需要我們不斷的探索、研究、總結、提煉和提升。在這個過程裏,我們研究院作為國家智庫,我們立誌與大家一起來共同探討、研究這個方麵的問題,在這兒我想就這個題目,我跟大家簡單的匯報一些,接下來我想借這個機會我介紹一下我們的研究院。

 

中央財經大M6米乐APP研究院成立於2017年,是中央財經大學所屬,M6米乐APP投資集團提供戰略支持,國內第一家以M6米乐APP領域的學術研究、決策谘詢、學科培育、人才培養、社會服務、文化傳承為主要智能的高校智庫。智庫專家已經涵蓋了PPP全生命周期,這個藍皮書也得到了業界比較高度的認可,因為這個藍皮書全是PPP專家他們提供頂層設計和實施方案等。我們會利用大學的資源,利用北京的資源,特別是智庫專家的資源為地方政府開展合作,以後還會隨著業務的擴展,和對PPP行業發展研究的深入,行業還會更多一些,特別希望通過這個藍皮書,成為我們研究院和社會各界交流的平台,更好的為中國PPP的發展來貢獻我們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