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中國向全世界莊嚴宣布,中國將力爭於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的此項承諾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曆程中的裏程碑事件,它不但會加速中國的綠色低碳轉型,也正在激勵其它主要國家做出碳中和的承諾,有望成為確保《巴黎協定》在全球實質性落地的最重要推動力,將成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最重要內容之一。

 

微信圖片_20210517132120.jpg

 

碳中和本質上是改變能源供給結構,在源頭上減少排放,在供給過程中減少消耗,在需求端改變能源替代。

 

中國經濟呈現出巨大的彈性和韌性,對當前的疫情衝擊有很強的防禦和自愈能力。就能源領域而言,行業長期向好的趨勢以及轉型升級的動能沒有變,同時以智能化為特征的“新基建”,為我國能源技術和裝備製造升級創造了條件,為能源結構調整和布局優化創造了機會,也為產業轉型升級按下了“快進鍵”。

 

 

中國提早布局碳中和的智慧思考

 

美國4月下旬舉辦的氣候峰會,一時間激活了“碳中和”這條線的短期連鎖熱度!其實從國家戰略角度回看,我國早已認識到碳排放問題,從頂層構建碳中和降級之路。

 

5年前,培養新能源車的市場需求,提前開啟國人對碳排放和環境保護的意識;去年開始定調“新基建”,著手執行減少能源碳耗量與能源替代品的路徑;再到2021年“十四五”期間重點提出的“碳中和”,為我國全麵脫貧攻艱戰略勝利畫上一個圓滿的句點,同時盛大開啟新時代建設美好幸福家園的綠色中國夢,這套布局環環相扣,從不顯山水,到現在的重劍無鋒,彰顯大國智慧。

 

當下,中國經濟呈現出巨大的彈性和韌性,對當前的疫情衝擊有很強的防禦和自愈能力。就能源領域而言,行業長期向好的趨勢以及轉型升級的動能沒有變,同時以智能化為特征的“新基建”,為我國能源技術和裝備製造升級創造了條件,為能源結構調整和布局優化創造了機會,也為產業轉型升級按下了“快進鍵”。

 

“新基建”熱潮催化產業結構重塑

 

從2020年國家提出“新基建”概念開始,高層會議頻繁召開部署,到相關政策的密集出台,再到資本市場的資金熱捧,“新基建”成為兩會引爆的輿論熱點。業內觀點普遍認為,自能源安全新戰略提出以來,麵對數字技術革命與能源革命碰撞的轉型新形勢,高質量發展需求愈發突出,能源行業與“新基建”的深度融合在重塑全球能源格局方麵前景廣闊。

 

2020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指出要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隨著需求回暖、5G網絡和大數據中心等大批“新基建”項目加速推進,先行PMI指數不斷創出新高。

 

國家把新基建涉及的主要領域歸納為7個方麵:5G基站、特高壓、工業互聯網、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車充電樁、人工智能、大數據中心。這七大領域均依托能源結構上的科學配置。而風電,太陽能,核能等基礎建設能源為新基建的七大領域提供能源支持。從能源的開發到能源的輸送,最後到能源使用過程中的消耗,整個產業鏈條共同構築起最終實現碳中和的共同目標。

 

構建完善綠色金融體係

 

在“十四五”時期,圍繞“新”和“轉”,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作為綠色低碳發展的驅動力,將重塑重點行業領域的經濟結構,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引領全球經濟技術變革的方向。

 

實現“新”和“轉”的關鍵抓手在於推動綠色低碳技術實現重大突破,完善綠色低碳政策和市場體係,加強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這需要多行業多領域主體勠力同心持續打出綠色發展的“組合拳”。在這個過程中,金融行業所發揮的作用舉足輕重,可以充分利用自身資源配置作用,引導更多資金投向綠色低碳項目。

 

中國投資協會和落基山研究所估計,在碳中和願景下,中國在可再生能源、能效、零碳技術和儲能技術等七個領域需要投資70萬億元。基於這些估算,未來三十年內,我國實現碳中和所需綠色低碳投資的規模應該在百萬億元以上,也可能達到數百萬億元,因此將為綠色金融帶來巨大的發展機遇。

 

綠色金融是直達實體經濟、傳遞政策意圖的最直接途徑。我國已形成包括綠色貸款、綠色債券、綠色保險、綠色基金、綠色信托、碳金融產品等的多層次綠色金融產品和市場體係,為綠色項目提供了多元化的融資渠道,服務綠色低碳發展的效率不斷提升。截至2020年末,我國本外幣綠色貸款餘額達11.95萬億元,存量規模居全球第一;綠色債券存量規模達8132億元,居世界第二。綠色金融資產質量整體良好,綠色債券無違約案例。

 

推進碳達峰和實現碳中和,離不開大規模的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實現碳中和需要大量的綠色、低碳投資,絕大部分需要通過金融體係動員社會資本來實現。解決資金問題,需要金融加碼,建立以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為目標的完善綠色金融體係:完善金融支持綠色低碳轉型的頂層設計;建立金融機構氣候與環境信息披露製度;構建多層次綠色金融市場體係;構建多元化的綠色金融產品體係;建立有效的風險防控機製。

 

構建完善綠色金融體係,引導和激勵更多金融資源投入到這一場綠色改革。